陪葬品是后摇

理性是谎言,但是我还没有发现

杰克乙女】壹

吸毒杰克×同桌女主

1我是深爱杰克的非黑杰克
2女主可能有点变,态,前期畏缩,后期痴汉病娇
3OOC

我所在的学校是寄宿制学校,我的家离这儿挺远,要是来回一趟得花去一天半天的,索性就住这儿了。

这只是我对所有问起我为什么不回家的人的回答,其实不过是我不想回到那个父母都吸毒的家庭,所幸的是他们沾染上的时间是我决定高中的前一个月,这给了我机会逃离他们。

我不能报警,或者把他们送到戒毒所,因为我无法想象高中的调查问卷上的父母工作那栏我写的会是什么,暂时下岗?我们家也没有钱,如果他们去了戒毒所,那我哪有钱上学?

我有一个很漂亮的同桌,白发蓝眼,很白又很细腻的皮肤,抱歉我不是很会描述事物,如果有机会的话我很荣幸带你去见一下他。

听说他是乐队里的鼓手,但我从来不参加社团,下了课就从学校后门的“狗洞”里偷跑出去,我没钱去看最新上映的电影,也没钱去买十五块钱的奶茶,更没有钱去吃随便一个汉堡都二三十的快餐。

我只是时而咬着水杯口的边上,喝一口凉透了的茶,或者低头看着那双我最喜欢的黑色跑鞋是怎么样被我弄脏到被别人看了一眼我也会羞愧的样子的。

我想和杰克约会。

这个想法在我脑子里住了很久了。

然而我不认识他,我连他的中间名都不知道,但我知道他的外号——杰克冻人。

因为他,因为他怎么样来着?是看起来很开朗其实内在很冰冷吗?还是他打雪仗很厉害?

我不敢去问他,明明我就坐在他身边。

我们之间从来不道早安,也没有什么借笔橡皮之类的交集,甚至眼神交流也少的可怜。

如果他喜欢钢琴,我或许还能和他聊一下July,如果他喜欢摄影,我可以和分享我这几年拍的比较好的照片,如果他喜欢篮球,我可以和他one on one……

但是他喜欢架子鼓,我不想靠近的东西。

我之前说了我父母都是吸毒的,我为什么会发现?简单来说,就是暴力与不像人样。

语言侮辱,互殴,或者整天像失了魂一样坐在地上,要么就是戒断反应,不停抓挠自己,甚至把自己抓出了血,眼窝深陷,眼睛瞪圆了里面全是血丝。

工作方面也被辞退了,拿着社会低保……

然后?然后我就离开了。

可能是我比较奇怪吧,我总是把鼓和暴力联系在一起,但是杰克他演奏地和暴力扯不上关系。硬要形容的话,就是很有活力吧。

可是,我还是不敢,不敢去搭话,我为我这种不敢找来千八百个理由。

兴许是他听课时挺直的腰板,和我懒踏踏的坐姿,让我觉得我不敢去和他说话。

兴许是他下课后和周围人打成一片,而我只能跑去厕所或者天台,只因为别人的一句话“能让让吗?”,我就是这么没骨气,所以我不敢。

兴许是他干净整洁的衣服,和我不知道几天才洗一次的衣服。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