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葬品是后摇

理性是谎言,但是我还没有发现

杰克冻人乙女】联文【女方】


“我骨折了,因为我从三楼一跃而下,哦不亲爱的,不是电影《鸟人》害了我,

“我有按时吃药,我没有办法在你的监督之下搞到咖啡喝啊,是的,我也没有喝酒,你知道我讨厌喝酒,

“……”

门开了,进来的人有我妈,还有那个看我不顺眼的病友,她拄着拐杖慢悠悠地躺回床上,我真希望她的拐杖能活过来在她走路的时候逃走让她摔死。

“拉蔻,你……”母亲想要握住我的手搞得好像演电视剧一样要来场医院死亡诀别戏码,但是她缩回去了,因为我朝向她的那只手有绷带和石膏。“你病友说你经常自言自语,这是真的吗?”

“啊,是真的。”食指来回滑动,抚摸石膏表层,我想在这上面画一些东西,最好先涂上复古黄色,再用黑色斜着书写斯宾塞体,再来点什么好呢?

“你还老是走神是不是?学校和我说了,你这样不行,虽然妈妈也很不想做这个决定,但是我得带你转院了。”

“好呀,能离开她可是太好了。”我不关心去哪里,最坏不过回家,最好不过死亡。

我往床上一躺,还真的是不管什么医院,床都那么垃圾,伸个懒腰都不行,现在是下午四点半,我想要聊天的人却全不见了,我感觉有些奇怪,她们吃饭的时间不是五点半吗?

因为我已经早在两个月前就检查了得的是中度双向情感障碍,轻度焦虑症,适合住院治疗,我并不是怪罪我妈没有看好我,或者说是来早点住院什么的,只是我放心不下我的仓鼠,唯一活的玩伴,却不会说话,现在她死了。

被我闷死的。

生活用品已经打点好了,双人病房却只有我一个人入住,手机也在充电,而且这医院的窗户只能打开一点,哦,防止跳楼吗?

我打算去护士站拿热水瓶了,因为我带了菊花干。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