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鼠的书摘

too  late  to  tell

【常暗】

我自认为是个声音不错的高二狗,却在17年的岁月中没人夸赞过我,一次都没有。

我喜欢哼唧一些不成调子的歌,被人听到了就觉得很羞愧,也从不好好学习哪怕一首歌的“抑扬顿挫”,连歌词也不象征性地背背。

我还特别地喜欢哼唧曲子时,抿嘴唇后,抹开的口红,可怜我穷地要命,只有一只说不出名字的豆沙色口红,每次清洗口红刷我都心疼地不要不要的。

说来可悲,我踢踏着厚底拖鞋,正要去丢弃它,这只我在恋爱时买的劣质口红。


————


我的恋爱对象是常暗,要问起来是怎么认识的?不,我们并没有见过面,具体意义上的认识从来没有发生过。

当时是我先告白的,闲的没事,再加上对那个有点神秘气息的男生十分感兴趣,就这样上了, 就算他拒绝甚至拉黑我,我也无所谓,依稀记得他好像是某个专门培养英雄的高校的学生,一副看起来成绩就很好的样子,大约是不会理我这种人的。

“晚上好~~~biu~”想了想还是加上了那个
被人说不符合我性格的颜表情,是为了强加可爱,但是那个“BIU”是怎么回事,就给删了。

“晚上好。”中规中矩地加上句号,我开始想中学语文老师说过的标点用法,可以直接用句号吗,在没有逗号的情况下,“请问您有事吗?”在我瞎想的时候,对方又发来一条消息,啊,这么恭敬。

“你好啊,其实就是我很喜欢你——恩,可以的话能见上一面吗?”

我心惊肉跳地握着手机,等着回复,但是到了睡觉的点都没收到任何消息。

评论(4)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