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鼠的书摘

【我英乙女】轰表示他不想被我嫖

他接过去,没吃,只是拿在手里,我盯着他拿苹果的手,不知道为什么有种发传单时怕别人把传单扔掉的心情,他的手很瘦,手腕骨头很突出,感觉皮肤有点粗糙,我有点想摸一下,于是我用指头摸了摸自己的手背,没什么感觉,我之前听说过吻的感觉像吃果冻,我从那个时候开始就再也不想吃果冻了,感觉被欺骗或者没有了妄想,嘴里是胶的碎渣,我吞下去,觉得莫名难受,嗓子里酸酸的腻腻的,我很不喜欢。

护士出来了,床单应该是换好了,我走进去坐下,有点软,和家里的席子床不一样,我觉得今天应该会睡不着,轰走进来把一些装东西的袋子折好,我看到他把那个苹果放了回去,我很难受,我再也不想吃苹果了,姐姐拿来的苹果在我眼里瞬间变得奇丑无比,他拿着袋子走了出去,我不知道他是留着这些袋子等我出院的时候再用,还是扔掉,其实我无所谓,我只是希望能看到他,即使他是个不会重复利用塑料袋的人。

护士拿着仪器进来,给我测了指尖压,血压,体温,量血压的时候我说话了,不知道还准不准,但是护士没说,我也不想管,因为被捏紧的感觉不好,之后又是抽血,轰他不在,我不知道自己是希望他在还是不在,我害怕针,我怕它会从扎着的地方往上将皮肉挑烂,或者扎在我的眼睛里,因为我不是一个好人,我做过很多烂事,我没自己想的那样洒脱,我很在意那些屁事,护士说我的血管很细,很难找,她找了很久,我盯着我的脚趾,它们有点臃肿,指甲不是很长,护士在那里抱怨说自己的手都汗湿了,我看了眼,针浅浅地插在那里,有个布条贴在那里,看位置,针应该扎地很深,我想静脉那么破,又无聊地张望,希望轰来陪我,但是直到姐姐过来给我拿药,我都没有看到他,应该是走掉了,没有和我告别,我应该生气吗?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