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鼠的书摘

【我英乙女】我就是想嫖。轰焦冻


我自己也不知道在写什么。。。。
大概是幻想什么的。。。
男神出现几率比较低吧

他接过我的手机输入了一串数字,便还给了我,他INS的头像是一片空白,我有点浮想联翩,他之后会同意和我换情头吗?他喜欢什么类型的头像啊,从这个白的看不出来啊,欧美还是什么啊?

成功加到男神INS后,我就开始刷其他东西,包括我已经退坑的彩墨,我找到两位小姐姐,打算低价卖掉它们,还有一些鬼故事调频的最新内容。

去医院的路上,其实我有些紧张,我知道在害怕什么,我确诊中度抑郁症已经四个月了,焦虑症的情况也时有发生,而在今天早上被门诊部院长确诊为分裂症,我之前在百度(日本是什么?)上了解过分裂症,它的临床表现我中了几条,但是因为“网上查病情,马上立遗嘱”的梗,我没太当回事。

我在害怕我一辈子就这样了,我之后会怎么样?家长一直拒绝住院是因为这个入了档案之后找工作会成问题,父亲甚至经常因为这些事情发火,但后来因为他大哥的疏导,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病房在六楼,我们分别拿了一些杂物,便乘电梯去帮我整理东西,我看着盆里的卫生巾忽然后悔把它放这么上面,被男神看到了怎么办?我有点畏缩地瞟了眼他,发现他身型不是特别修长,但是比例很匀称,我也不是经常关注他人的全貌,毕竟我对帅哥的反应就是很帅,然后就过去了,但是身边这么近距离地出现了男神,实在是有些“蠢蠢欲动”。

摁了门铃,是一个男护士来开的门,看到我们提着的东西说要检查一下,“玻璃制品,刀剪,叉子什么的都不能带,嗯你们先去登记一下,你病房知道在哪里吗?”我摇了摇头,我很讨厌这种一条走廊有很多个房间的设定,“在那边,右手边,第二个。”

姐姐去了护士站台那里填表,轰则陪同我去病房。
【其实调换过房间,就不赘述了】
原住房里只有一个明天就要出院的小姐姐,她的父母陪同着她,看到有成年男性我其实是很恐惧的,我有点不想进去这个有点怪味的房间,但轰拎着我的东西就走了进去,将东西放在了椅子上,关于这一点,其实我觉得这样还行,我讨厌别人把东西放在我的床上,感觉很脏,至于椅子,我也不坐,爱咋咋。

放东西的柜子格局分布非常不合理,在我垫着脚放东西的时候,本想叫轰帮个忙,结果发现他不在房间里,我就随便把一些衣物扔进了柜子里,加了几颗樟脑丸。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