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鼠的书摘

论住院时把男神拐上/床陪夜

【我英乙女】(轰焦冻篇)
注意——本文为我的亲身经历的大幅度改编,私设有,ooc必然,流水账一样,小学生文笔
因为朋友很担心我的病情,所以文内轰焦冻不出现的场合我也是会写的,而且就是流水账
注意oocoocooc

私设和自身的一些事情——我妈身体不好,所以是我姐送我去医院住院的,我姐和轰的大姐关系挺好的,因为住院准备事项比较多,要苦力,然而我姐单身,所以找上了轰帮忙

1.
刚打理完一些生活必须用品,我姐就打来电话催促我快点下去,说是停车时间要超了,我看了眼整理好的东西,除了那几本拿来消遣的书外,都算是比较轻的,于是我背着包,怀里捧着两个叠起来的脸盆,里面装着七七八八的东西,因为套着的袋子是透明的,里面的内衣裤,卫生间之类比较私密的东西很容易被看到,但是我想阿姐也不会管这个,便用脚关上门,屋里留着书等下再来拿。

但到了楼下,却看到一位穿着英雄学院制服的男生,他正看着那颗被小型火灾摧残过的不知名的树,我记得那颗树不会开花,叶子是很丑的绿黑色,目光回到少年身上,他的发色有些奇怪,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但是想起姐姐的催促,直奔着她的车去了。

她摇下车窗,对我笑了一下权当做打招呼,“把东西放到后备箱去,轰他会帮你的,哎,最近是不是休息地不好?脸色很差,待会在车上睡一会?”她把音乐调轻了些,转头向刚刚那位男生喊到,“轰,帮忙把东西装后备箱里,谢啦!”

我愣乎乎地捧着堆东西,朝车尾走去,那边站着刚刚的赏树男生,他就是轰吧,“你好,真是麻烦你了,轰君。”他已经整理出了一定的空间放置我的东西,接过我的盆子,背包塞了进去,这才抬头对我说,“不麻烦。”

我想起楼上还有一堆用来装逼的书,不好意思地和姐姐说,让她再等一下,便上了楼,抱起那堆书准备下楼,一转身就看到了轰,“很重吧,给我好了。”他指着我怀里的书说,楼道里没什么光,他的脸我虽然看的不是很清楚,但是异于其他部分的那块红色伤疤我却能大致看个明白,那是因为什么才会留下疤痕的?

我抬腿借着支撑将一半书分出来给了他,和他一前一后下了楼,楼梯间很窄,窗子也不怎么开,有点闷闷的,“轰君是我姐姐的朋友吗?”对于这个男生的出现我还是很在意,我平时也不怎么管别人的社交圈子,自然不可能知道他是谁,“你的姐姐是我姐的朋友,她们拜托我过来帮忙。”他的声音不算很好听,我穿着厚底鞋,踩在地上啪啪地响着,我有些尴尬,他会觉得吵吗?

“哦,这样啊”,我盯着他的发,红白分界线不是很清楚,看来他中年不太会秃顶,“轰君是英雄高中的学生吧,听说那所学校听严格的,这样麻烦你,会不会没有时间来锻炼什么的?”我尽量多和他说话,来掩盖那啪啪声。

“嗯,最近刚刚开学,还不算太忙,所以不用担心我的课程锻炼。”

谈话间已经把书放入了后备箱,我本来想去坐副驾驶那个位子的,毕竟和男生坐在一起我会觉得不太自在,但姐姐拉住车把手让我去后面,“和同龄人多交流交流啊,轰君是个好孩子,长得也帅,有什么不好呢?”我有点脸红,我的确有点颜控,轰他是很帅,为了多看看那张脸,我就钻入了后排座位。

他双手交叉放在两腿之间,看向外面的风景,我们小区绿化地并不是很好,“那颗……”本来还想着介绍一些他们的名字,结果对植物没什么了解的我只能止在那儿,憋不出下半句来,“唔,轰君的个性是什么啊……”有点挫败地换了一个聊烂了的话题,“半冷半燃。”他还是望着外面,对我的提问也只是礼貌性地回答,“嗯,我的个性是脑回放映,就是可以把别人脑子里的东西放映出来,”我在空中比划了一个长方形,“他们的记忆就在这里回放,和看电影一样。”我说完尴尬地笑了笑,却发现他回过头,看起来对我的个性有些好奇,“有触发条件吗?”

“有的,”说到这个,我有点无奈,“接触到他人的体液,感觉很脏啊……”他点了点头,忽然轻轻地笑了一下,“我就当你在同情我了……”

姐在前面开着车,放着我不感兴趣的歌,我有点困了,便靠在一边,闭着眼睛想要休息,但路段不是很平,我闭着眼也很无聊,便掏出手机,想要留下他的联系方式,如果可以,最好是以后聊着聊着能做他女朋友,“轰,你玩INS吗?可以加一下吗?”





评论(7)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