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鼠的书摘

可能烂尾,别点进来了orz我服气


相亲
照常结束一天繁忙的工作,轰焦冻本想就这么慢慢走回家,他厌恶拥挤的电车,也不喜欢那个有着父亲存在的家,想起前几个月因为父亲作风而被媒体攻击的事情,太阳穴的位置开始阵阵刺痛,家里为了证明其父是位仁爱,有家庭责任感,大度的英雄,轰只好遵从管事搬回那个从童年起就想拼命逃离的家,母亲表面上是因为血清素稀少患了抑郁症,现在已经痊愈,被父亲专程去接回来了,那挽着手,靠着肩的亲昵照片,被刷成了黑白色地贴在了一张张报纸上,像是狗仔偷拍的出轨照片一般,母亲脸上那勉强的笑,还有长时间住院而病态的脸色和父亲那扭着脖子,想要深情注视母亲但掩盖不了眼神的空洞,明眼人都可以看出这不过是为了表演。
眼前开始发黑,轰不得已侧身靠在了墙上,蹭的衣服上一篇灰白,这时却接到了一通从医院打来的电话,“十分抱歉打扰您,但是现在病人——情况很不稳定,家属可以马上来一趟吗?”
一听就是实习护士匆忙打来的电话,“好,请问是哪家医院?”食指顶着太阳穴,试图让疼痛减轻一些,母亲近来情况还算稳定,管事也定期叫来心理辅导师疏导她的情绪,怎么会突然做出自杀行为呢?
在赶去医院的路上,出租车司机一直在夸赞安德烈家族的强大以及父亲多么顾家和事业之类,但轰只是敷衍地“嗯”作为回答,护士的通告一直盘旋在脑中,“病人小腿骨骨折,左臂粉碎性骨裂,可能有内出血的可能,骨盆移位,现在意识不清……”
“小哥哟——这么紧张着可不好哦,”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