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鼠的书摘

暴怒

丧失病毒感染的第三个月,情况糟得没眼看,因为枪支的限制加上自身的社交支持极差,手无寸铁又要怎么突破外面这,用手撩开窗帘的一个小口,楼底稀稀拉拉二十几只枯黄灰暗肠子外挂的丧尸在游荡,几辆车子也被砸扁凹陷,油箱盖早不见了踪影,“呵,抽油,就算车辆完好,我也不会开车啊——”捂着因为饥饿与恐惧而作痛的肚子,缩在窗台板上,这里早就断了电,没什么用的阳光从外面进来毫无温暖抚慰的效果,只是增添了一种被监视的感觉。
忽然窗外传来啪嗒的声音像是,人的手按在窗户上!还有那种脚尖点着外延,不时踩错而滑出去的鞋底石粒摩擦声。
外面有人——这里是三楼,本来应该很震惊,但是被时间折磨了三个月的我,只是无脑地拉开窗帘,与他对视,没有考虑他是否会冲进来把我当成牛羊一般生吞了或是,把我扔下楼吸引丧失们的注意力趁机逃走,我只是抱着膝盖,直视着他的眼睛,也算不上是吧,胆小的我汲取着渗人的热量和危险的光亮,啊,太阳原来没有那么刺眼,青灰色的天和他脏掉的白T意外的合适。
他没有做出任何被惊讶到了的反应,我本以为他会敲窗和我谈话,但是并没有,他可能是怕我会打开窗户把他推下去,加快了脚步,想要跳到邻居家去。
我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一次机会,也许烂死在这里也不错,丧失还没有进化到可以扔石子砸我窗户的地步,“你——”开口后声音就哑的不行,几天没喝水了?早就不在意这种事情了,可能是声音太小,他并未理会我这半死不活的神经病,我可能早就想死了,明明应该好好利用这人的,他做好了准备才敢行动不是吗?但就算逃出了这种鬼地方,没有信号还不是像无头苍蝇一样?
向前扑去跪在垃圾堆上,开始拍打窗户,玻璃的温度随着手掌发热而消失,“带我走!”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