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鼠的书摘

母亲与龙【轰总乙女】

母亲与龙【轰总乙女】

04
我说到一半,抬眼看了眼她,她只是坐在床铺上,不吭声,低着头盯着指甲缝,我意识到我所说的有些太过于奇幻了,她肯定联系到我的病情认为一切都是我的妄想,我有点儿失望,看来是指望不上她理解我甚至提供有用的帮助了。

“啊,姐大可认为这不过是我的病,不然我也不会在这里了哈哈哈,那姐是为什么在这里呢?”我趁着这个势头,小心打探她的病情,想要多了解一下同病房的这个漂亮女人,一方面是我闲的无聊,另一方面也是为日后她能劝说她儿子来帮我,虽然我不知道这之间有什么逻辑联系,可直觉告诉我,我现在不问会错过良机,日后会有很多麻烦。

她没直面我,反倒是去拿了热水壶,递给我一杯淡茶,我闻了闻,水蒸气冲入我的鼻腔,有种奇怪的快感。

“xx小妹妹,要不你先洗一个澡,让我整理一下语言……之后再告诉你?”我听到这话,觉得有戏,就去护士站拿了两套衣服,把一套交给面色不太好的她,开口象征性安慰了两句,就去洗澡了。

05【因为都知道轰母的病情,就不多说了】
【不知道会不会刺激到,就当女主期间一直安慰,表示理解,也有之前的一直治疗,总算能够清楚地讲述给外人听了吧qwq】


听完她讲的一切后,我只能表示个性婚姻真的是害人不浅啊,还有那位No.2的能力和作为人的资格真是成反比。

“姐,我真的不知道你有这样的经历啊,哎,这样说这些天来看你的只有最小的儿子吗?你大儿子和大女儿,他们已经工作了吗?”母亲总归是疼爱孩子的,即使她曾经泼过她儿子热开水。

TBc

母亲与龙【轰总乙女】


*脑子不清楚写的
*关于龙,额,有点强行加的,抱歉qwq
*轰没出现,只有对话里有
03(与轰母增加感情的一章,可不看)

*忽然人称转换有
“你好,我刚刚看了一眼您的手环名字,可以叫你轰姐吗?刚刚那位是你的弟弟吗,”我递了一个洗过的苹果给那位白发大姐姐,她看起来虽然年轻,但是满脸的疲惫,让我又觉得她很老,只好奉承得夸赞一翻,反正说女人年轻漂亮准没错,“他一直在看着我,他又那么帅,看得我不好意思,哈哈。”打着哈哈作马虎眼,我想套一些话,比如那个异色发少年是不是雄英高体育祭第二名的那位,我之所以不太确定,是因为我的脸盲症,而我在意他是不是轰焦冻是因为我需要一位正在起步的英雄帮我一个忙,而作为体育祭第一的那个爆炸头小子,他的脾气实在是让我有些不知道怎么让他帮忙,只好转向第二。

“你好,恩,可以的,他是我儿子,叫轰焦冻,真不好意思,他平时很有礼貌的,应该是担心你和我会相处不好,才一直在看着你,谢谢你的苹果。”她接过了苹果,我知道,这样我们以后就更加好相处了,在确认那个少年就是轰焦冻之后,我先想了一遍套话程序,也不着急,就从一些日常细节入手,烘热关系,比如她几点睡觉,那我就不玩手机,也安安静静躺下睡觉,或者早她一步起床,快速用好卫生间,帮她拿早餐什么的,在她挂盐水的时候配她聊聊天,晚饭后一起在医院走廊里散步。

这样没过几天我们就混得如同亲姐妹一般了,期间她也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问过我,我得的是什么病,我老老实实地回答了,“妄想症,医生说我有妄想症。”

她点点头,示意我继续说下去,眼里没有怜悯,这让我有点高兴,但是也有点愕然,还要更进一步的说明吗,我也没有太犹豫,之后也要找她儿子来帮忙,现在说了也没什么,就继续道,“我正在被龙追杀,他想要吃掉我,或者将我大卸八块,”看她一脸懵逼,我就解释了前因后果,“我家世世代代没有个性,之所以可以使用个性一样的物质,我不知道那是不是物质,先这么称呼吧,是因为龙的存在,

“我们先家与龙达成了什么协约,使我们可以召唤龙,听起来是不是很像什么动漫小说里面的情节,我也这么觉得,反正近100多年来,我们家就挺憋屈的,不仅没个性用,龙也没捞着,结婚也成问题,谁愿意和没个性的人结婚啊,多多少少怕我们家生出来的都没个性,

“但是,我有个性——还是一个挺神奇的个性,窥听,先不介绍它是啥,单说这点,肯定是和老一辈子那边的约定冲对头了,所以龙就来找我了。


多评论啊qwqqwq

母亲与龙【轰总乙女】

母亲与龙【轰总乙女】
*从母上下手ꉂ(ˊᗜˋ*),不信嫖不到轰
*没看过漫画,病情有原型参考
*内有瞎写,OOC
*求评论,求一个和我讨论剧情的小可爱
*母亲戏份也多,注意
*

01

“因为病房紧缺,您可以接受家属和其他病人同病房吗?”护士为难地看着白发女人身旁空着的病床,尽力说服来看望病人的双发色男生,护士还记得护士长说过这个女病人要特殊照顾,因为她是No.2英雄的妻子……若不是最近英雄杀手的事影响太大,大部分人心里恐慌,也不会出现病房紧缺这种现象。

男生底下了头,思考了一会,问道,“搬进来的病人,她病情严重吗?会不会影响我母亲的修养和恢复?”

“……这个,”护士尴尬地笑着回答,紧了紧手里的药篮子,“我们不能向非家属透露病人的病情,但是我们院方可以保证,是不会影响到您家属的病情的。”

“哦,好的。”轰有些不信任地看了眼护士,转身坐在病床上,握着他母亲的手,用眼神询问她是否愿意病友的到来,“焦冻,我不要紧的。”母亲很温柔地抚摸轰的头发,有些疲惫地靠在枕头上“而且,来一个病人这里也许会热闹一些,我也有了说话的伴儿,妈妈可以照顾好自己的,焦冻不会担心太多了。”本想元气满满地作少女握拳状,但实在提不起兴致。

02

搬进来的是一位高一女生,焦糖色大波浪空气刘海,有些不是很符合她学生的身份,同来的还有她的母亲,陪着整理了一下随身的行李就走,期间也有打过招呼,但总显得不咸不淡的样子。

轰一直打量着那位和他同龄的病人,很想问问她是什么病,但碍于家长在,也不好开口,因为明天还要上学,只好早于女学生母亲一步离开了医院。

*最后求鞭策评论。

too   late to tell  02

第二天收到了他的早安问候,但也只有早安问候,并没有什么告白之后的尴尬别扭的七拐八拐的拒绝,也没有报上地址的豪爽,更没有给我期待的试着相处一下再说。

我也只好发送“早上好”,心里难免有些不快,但转念一想他有什么义务要答应一个陌生人的面基要求和告白呢?我不过是单方面地与他认识而已,自作主张地在他INS主页下面刷存在感的一个好友罢了,这样想稍微好过一些,一边从冰箱里拿出三明治,一边打开音乐软件插上耳机去楼下借了自行车去了学校。

“早安——”一句简单的讯息却带着声音,一遍遍在我耳边循环往复。

常暗他也会在早上打开手机吗,他几点起床啊,会不会有时候睡过头?他看起来不像是有起床气的男生,他会不会忽略脑后翘起来的卷毛?

因为对他个性的了解太少,我根本不会去想,在夜晚,dark  shadow“猖狂”时他要怎样去控制,也因为对他本身的了解甚少,我才会想这么多乱七八糟的,自己去揣摩他是怎样的一个人。

在校时间总是过得那么慢又那么快,期间我不敢打开手机生怕被没收了去,放学了就立马打开INS,装模作样地翻看了一下主页,翻了很久也没看见他发布的东西,只好有些自我挫败地点开他的头像,“这样不就显得我很在乎他的生活吗?而且我是向你告白了哎,就不能有些惊讶或者害羞吗!除了早安就不能说点其他的吗?”嘀嘀咕咕地像是在抱怨一般,又没法真正地传达到他那里,一些无奈感让我停顿了屏幕上的手。

too  late  to  tell

【常暗】

我自认为是个声音不错的高二狗,却在17年的岁月中没人夸赞过我,一次都没有。

我喜欢哼唧一些不成调子的歌,被人听到了就觉得很羞愧,也从不好好学习哪怕一首歌的“抑扬顿挫”,连歌词也不象征性地背背。

我还特别地喜欢哼唧曲子时,抿嘴唇后,抹开的口红,可怜我穷地要命,只有一只说不出名字的豆沙色口红,每次清洗口红刷我都心疼地不要不要的。

说来可悲,我踢踏着厚底拖鞋,正要去丢弃它,这只我在恋爱时买的劣质口红。


————


我的恋爱对象是常暗,要问起来是怎么认识的?不,我们并没有见过面,具体意义上的认识从来没有发生过。

当时是我先告白的,闲的没事,再加上对那个有点神秘气息的男生十分感兴趣,就这样上了, 就算他拒绝甚至拉黑我,我也无所谓,依稀记得他好像是某个专门培养英雄的高校的学生,一副看起来成绩就很好的样子,大约是不会理我这种人的。

“晚上好~~~biu~”想了想还是加上了那个
被人说不符合我性格的颜表情,是为了强加可爱,但是那个“BIU”是怎么回事,就给删了。

“晚上好。”中规中矩地加上句号,我开始想中学语文老师说过的标点用法,可以直接用句号吗,在没有逗号的情况下,“请问您有事吗?”在我瞎想的时候,对方又发来一条消息,啊,这么恭敬。

“你好啊,其实就是我很喜欢你——恩,可以的话能见上一面吗?”

我心惊肉跳地握着手机,等着回复,但是到了睡觉的点都没收到任何消息。

【我英乙女】

普通恋人般的梦

我不敢相信我要和这个女人结婚了,仅存的那一点点对她的好感也随着她脸上兴奋的红晕和高音语调消失殆尽。

我不会忘记我和她的初遇不过是老师策划的一场“阴谋”罢了,老师他让我接近拥有“创造”这个摸不透个性的八百万,好让我编程出它的代码拿去产出个性卖大钱。

没错我的老师就是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售卖个性事件的背后主谋,而我则是整个事件的通缉犯,而一切的起因不过是因为我这个无个性的废人有点电脑方面的小聪明被老师拿来利用罢了,老师他是个彻头彻尾的伪君子,比小人还阴险狡诈,在我看来他落网不过是想打探监狱内部敌人的个性罢了。

他曾指导我怎么安慰失去信心的处于青春期的八百万,也告诉我怎么让八百万喜欢上我,展露出她个性升级的那一面,就算是现在,我要和八百万结婚了,她动用她家的权势为我开脱也是老师之前一步步埋下的计谋发芽了,蒙蔽了她的眼睛,让这个英雄做出了敌人一样恶劣的事情,包庇罪犯。

我坐在化妆镜前,仔细涂抹着唇釉,现在是结婚前夕,专属化妆师马上就要到了,我这样费劲吧啦地打扮,可能是因为“程序员”一样的工作日常让我不清楚打扮到底是个怎么样的动词,尚且算是打扮了一下吧,不是为了减轻化妆师的工作量,而是为了恶心我的老师,每封我写给老师的信最后都有我的唇印,只要警/察拿到其中一封信说不定抓捕我这个通缉犯的线索就有了,哦,忘了说了我整容了,钱当然是八百万出的,我没兴趣去看那张她喜欢但还一直说着,“不管是现在还是以前我都很喜欢你,不要太在意这件事情”的脸,我不知道我是不是真的无所谓,还是对她所做的事情无所谓呢。

【我英乙女】八百万

八百万

背随便一本书的经典句子

“他人即是地狱——”
弯腰往后一跳,顺手摔开布扇子,极力模仿昨天电视剧里看到的驱魔人,而口中喊的句子单独来看却有点,中二病。

“我是个百依百顺的孩子,至死不变,但只顺从我自己。”压低身子,尽力保持前进的步子在一条直线上,快速向前冲,然后停步,伸直了手臂这么一挥,脑补自己在拦腰斩断那妖,嘴里大喊着萨特的句子像是自己的护身符那般。

“如果你独处时感到寂寞,这说明你没有和自己成为好朋友。”

忽如其来的声音吓了我一跳,但是仔细辨认句子才明白那也是萨特写的,才强忍着羞耻,转过头去看是哪位发现我不为人知的一面。

那是一位很优雅的女性,怎么说,称呼一位15岁的女生【虽然某个部位发育地很好,但是在学校里出现还穿校服的肯定是学生啦】为优雅有点怪异但是,那黑色马尾辫显得十分干练,还有点精英的感觉。

这和我刚刚发神经一样的行为一比较就知道我有多少羞耻了,“啊,你也看萨特啊,不好意思我不是经常这样,这是在排练!”

我难为情地解释着,她却笑着说,“你好,我是八百万,你很有趣,可以的话交个朋友,有空时一起去我家讨论萨特吧。”

也不知道是不是怪癖,基友提供的

你的怪癖

只带女孩子们玩儿的一期

听基友说口田的校服是男士的,然后我又写了MMP,那就带上常暗吧hhhhhhhh

OOC谢谢出门有奶茶店

【丽日御茶子】
嚼饮料里的椰果很久很久

手里的提包带子被刻意放长,我用膝盖往前顶着,脚尖翘着,一副心情很好的样子。

身边没有人,丽日因为上次值日有遗漏的垃圾而被班长留了下来,作为顺道的邻居我知道后很不义气地抛下她走了,并不是我焦躁不肯等那几分钟,而是十字街右边路口的奶茶店新推出了星空奶茶,作为新商品的噱头,是限量供应的,想起来丽日曾在一次晚间练习后和我手牵手走回家时,说起她喜欢星空,觉得那很深远。

她的眼睛一直都很好看,但唯独那次,星星像是全落入了她的眼睛,闪闪发光,我知道这个比喻很俗套,和我这个人一样,自卑又不会表达自己,连讨好喜欢的女生都是一副你爱要不要滚的样子。

我点了柠檬养乐多加了少量椰果当做晚餐,因为最近疏忽锻炼,腰间有了穿泳衣很难堪的赘肉,而丽日的星空奶茶,当问及甜度时,我想说十二分甜,因为丽日本身就是奶糖那样甜甜的,但是为了她健康着想还有口味,说了三分。

丽日她不像我喝奶茶不管不顾,偶尔一次,应该是不会怎么样的吧,因为她喜欢星空所以我才,我甚至不知道她喜不喜欢奶茶,不过是女孩子么肯定是喜欢的,我吸了一口饮料,嚼着椰果,胡乱想着,所以当店员问我带走还是喝了我居然说打开,于是我手里握着那杯打开的星空奶茶,懊恼地往回走,万一丽日嫌弃怎么办,她会不会觉得我喝过很不干净?

好在我没有机会给出了,因为她身边有一位绿头发的少年和她聊地正开心。

【蛙吹梅雨】
满怀拥抱特别大的柱子

【芦户三奈】
坐在用于拦车的球状障碍物上
【口田甲司】
思考的时候捏嘴唇

“口田同学,蟑螂什么的真的不可怕哦,现在在爬宠界甚至有专门饲养樱桃蟑螂的人的,你所厌恶的蟑螂是美国大蠊和美国小蠊,而一些雨林蟑螂他们吃的是水果,根本不脏的。”

我指着视频里口田不敢接近的一些蟑螂图片这样解释道。

“呀!”她还是尖叫,好在她没有快速退远,不然我根本没有机会讲解,我捏着嘴唇,想怎么样才能让女生不那么惧怕虫子,现在连图片都不行更不要说模型了,这时却听到有微弱的声音。

“老师,不要这样捏着嘴唇,会吃进细菌的。”

妈呀,她害怕虫子又怎么样,还不是天使!
【叶隐透】
戴着耳机在楼道里深情假唱
【发目明】
戴上墨镜之后耍酷
【塩崎茨】
狂写喜欢的对象的名字非常多遍

之后写今天肝不动了

【我英乙女】花占卜【轰篇】

花占卜
老梗,来自暗芝居
求评论求红手,求蓝手!
求评论求红手,求蓝手!OOCOOC小心

这次的敌人和棘手,解决完已经深夜了,和其他英雄告别完,不想再麻烦司机就一个人去了地铁站,现在还有车吗,大概也是末班车了吧。

雨淅淅沥沥地下着,轰已经习惯了这种总不停歇的雨,记得和你相遇的那个下午阳光刺眼,但雨也是这样恼人地落在身上,想到了你,轰忽然心情好了一些,不知道你还好吗,轰紧了紧手中的袋子。

在候车站里只有一个小女孩,对着一朵不知道名字的花数着什么,那只她用来拨开花朵的铅笔削得尖尖的,在花瓣上留下了铅笔印子。轰觉得那位女孩实在是怪异极了,但是作为英雄,他又不能不放下她不管。忽略和你以前看的那些恐怖故事桥段,他走了上去。本来想拍拍小女孩的肩膀,但是怕她用尖锐的铅笔头伤了自己。

便改用柔声道,“你这么晚还不回去,家里人不担心吗?”女孩子是依然花匠占卜着,“下雨不下雨,下雨不下雨,下雨不下雨……”忽然她点到了最后一朵花瓣,对着轰说,“不下雨,哥哥,这场雨会停哦。轰觉得好笑,任何雨都会停。

但还是依着她的话说下去,“是啊,这场雨会停呢,那么小女孩儿你家在哪儿?”轰觉得自己应该算是叔叔的年纪了吧,便继续说,“要叔叔送你回去吗?”女孩听了便用那支铅笔从花心开始又一次数了起来,“回家,回不了家回家,回不了家回家,回不了家……”

然后她又在那朵花瓣上停了下来,“不行哦,大哥哥不行,大哥哥这么说自己可不行哦,大哥哥明明这么年轻,还有我回不了家哦。”

轰觉得更加奇怪了回不了家,不应该是由家庭情况决定的吗?怎么可能由花占卜来决定呢?但他没有说话只是拿着那个袋子,将它放在胯间陪着少女坐了下来,一起等车。小女孩看着轰手上的戒指,就问得大哥哥,你结婚了吗?

他想起了那天和你游戏般的结婚誓言,便笑着说,“是啊,我结婚了。”小女孩有点不悦地问,“那么大哥哥,你的夫人会来接你嘛,你看这雨虽然不大,但也恼人,如果一起回去那该有多好啊!”

轰稍微有点难过地说不行,“我的夫人,她不能来接我。”

小女孩关切地问,”需要我来帮你占卜吗?我的占卜可是非常强的哦。”

“嗯,不需要了,因为我的夫人,她不会来的。”

看他不是百分百确定的样子,“那可不一定哦!世事无常嘛!”小女孩没有安慰轰,即使他看起来那么的悲伤。

他可不要占卜,心里焦急地期待的车赶紧过来。

车没有来,但是却等来了小女孩占卜的结果。

小女孩高兴的对着轰说,“大哥哥,你的夫人她会来哦。”他不敢相信因为你是不会来的。

“看大哥哥,你的夫人过来喽。”女孩指着不远处不远处的光亮地方。一位长发飘飘的女人慢慢地打伞踱步过来。轰有些诧异你不是应该现在家里睡觉吗?还饿得打电话过来说你需要我去买零食?

你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老是这么麻烦你,有些怪不好意思的,而且今天雨这么恼人,我想你工作完又肯定非常的劳便想一起来接你回家。”

小女孩笑嘻嘻地说,“大姐姐一定要好好对待大哥哥哦,他可是非常脆弱的。”轰有点脸红,刚刚那么悲伤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明明没有什么事情可以为之难受。

女孩目送你们回去,其实,女孩还想在为你们占卜,但是她的车来了,便跳上车也回家去了。雨终究事没有停下来。

求评论求红手,求蓝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