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葬品是后摇

理性是谎言,但是我还没有发现

(奈布x你)非常规abo设定(初设)

注意
Ooc
私设abo
女主三观不正,不讨喜

想找个喜欢这个脑洞的人一起讨论

因为是脑洞,写的很乱,没有逻辑性

不喜可以理性地交流观点,有道理的我会做修改,并且十分感谢

女主是a,但她分化后因为一些社会压力还有一些病变啥的导致了她对信息素的厌恶,比如特别好闻的咖啡味信息素她闻起来像垃圾,薄荷闻起来像臭河水吧啦吧啦,所以女主不可能被动发情,而且作为a的优势弱到可以,因为这个她爸妈又生了一个o弟弟,她弟弟闻起来像发霉的书,她爸爸a是汗臭,她妈妈o是油烟。。。
✔我设定的世界ao占85%,所以对女主来说生不如死。。

然后女主就对生物产生了兴趣,希望能对腺体之类的东西更多了解来缓解自己的情况,
而且女主可以提前闻出哪个o快要发情了,据她自己说,有种发酵了的奇特味道,比平时更想吐

女主易怒,敏感,性格阴晴不定,一直想做人体实验,但是受良好教育的约束只能在自己身上扎针。。。所以体质怪异

女主吃饭也是个问题,一般别人做的饭多多少少会沾上那个人的信息素,所以女主只能买流水线做的东西,或者自己做

跳过一段时间

22岁的女主和某b生物教授一起研究信息素生物阻断的方法,(私设那段时间有病能激发信息素混乱给各个性别的人都带来了麻烦),教授带了几个人专门攻破这个问题
好不容易女主做出来一些贡献,她公司才让她入住比较特别的隔离公寓,女主就回家打包生活用品

而她17岁的弟弟有个18岁喜欢的男生a,弟弟本来是打算日久生情的,而且经常把暗恋的男a带回家中打游戏或者干嘛,女主也遇到过那个男生,但是不怎么了解也不感兴趣,只是有时候太无聊的时候会和唯一能够忍受味道的弟弟聊聊,知道男生叫奈布是高二的,街舞社,人缘特好吧啦吧啦
但是因为练舞身上有点小伤,梅雨天会痛

反正经过一段没想好的剧情,女主发现自己和奈布的信息素混在一起就像乙醇和乙酸反应变成了乙酸乙酯一样,居然有点好闻,就开始想方法追到奈布

接下来是和友人的讨论

友人——女主不是那种冷漠精英类型的吗,单纯为了气味好闻而追求的话显得有点功利心,顶多是想和男主多接触会比较妙。突然变得dokidoki也是得有啥剧情的催化的吧

我——对,女主三观不是很正,而且女主在生物学上的追求就是为了自己,她不想当一个造福人类的人,她有另外的兴趣,她其实想要走捷径,而且她不是冷漠,大概是神经质

友人2——好带感,但我感觉写出来会有很多人骂女主……感觉会虐

我——大概是be吧!我想的是女主即使治好了她的病,她还是会迷茫。因为二十多年的印象留下来了,对信息素的反感多多少少还是在影响她,但是她至少可以正常生活追求她的兴趣了

友人2——感觉女主会被同事排挤,别人会在她背后说闲话

我——女主肯定在小学就学乖了啊,肯定不会表露给外人自己厌恶他们啊,而且自己很自私也是可以伪装的。女主很早熟但是也很天真,天真地防备着所有人,女主也是遭受过霸凌的,因为她让妈妈和小学班主任说了自己的情况,遭到了排挤,好不容易上了初中就伪装地很正常,内里是对所有人都厌恶

一些网易云评论让我想起你3

凯莉

我知道,你任性,可能还有点小小的不懂事,但其实是很善良,很好很好的孩子.

雷狮

What's your name ? Yeah, i forget

都是见一个爱一个的人
就别演什么非你莫属了吧

鬼狐天冲

一切因人而异 别讲公平 我听不懂

帕洛斯

为了寻找你  翻过连绵的山 跳过汹涌的海 很多时候我都以为此生恐怕无法和你相见。某天当我回头看时,发现我一个人原来也可以走这么远的路,于是我不再想你,不再追寻。我背起行囊,开启了全新的旅程,轻松而快乐,因为我明白了,我以往所追寻的那个你,不过是我自己的臆想,远方什么都没有【我的私心,喜欢他很久了】

你有没有有时会感到一种失望,就像你正从湖面缓缓沉向湖底,但你却连挣扎的欲望都没有。

格瑞

想跟男朋友在老家修一栋二楼的房子,有大大的落地窗,要在门口种柠檬树,后院种草莓,桌子上有新鲜的紫色马蹄莲,吃饭的时候,金毛会在脚边蹭我们的脚

一些网易云评论让我想起你2

我感觉自己对雷狮有什么误解。。。。一直把他当成渣男。。。。orz谁来打醒我
这全都是你对他说的话,了哥那个应该就是对他的评价吧?
可能鬼狐那边两者都能说吧

鬼狐天冲

“我一直庆幸人心隔肚皮 私心再不堪 也有遮掩的余地”

飞鸟了【crybaby】

没有人会喜欢怪物
怪物也不会轻易喜欢人
所以
怪物住在山洞深处
大雪覆盖的山顶
出没在一切无人踪的地方

帕洛斯

如果还能再见到你  我一定会跑过去抱紧你哦

雷狮

毁掉一个人多么容易啊,你只需要宠她,然后离开她。

莱娜

很多話憋在心裡,時間久了,真的會腸穿肚爛的。


金/卡米尔

我們都活在只屬於我們彼此兩個人的宇宙里 在那個緯度我們看不見其他任何人 你浪漫的話語 甜蜜的糖果 熾熱的擁抱 統統都只留給我 誰也不會知道當我們碰撞在一起時就像人們等待的數幾十年的流星雨般轉瞬即逝 隨後再散落地球 成為獨立的個體

格瑞

没有了....怪物都清理干净了,我是最后一个,你可以把
我关在你家里吗?

一些网易云评论让我想起了你

一些网易云评论让我想起了你
一些是你对他说的话,一些是他说的话,请自行脑补谢谢
一些是你藏在心里不敢对他说的

看反响吧决定要不要更新吧。。。毕竟有点怂

帕洛斯

“我到底是杀了人还是放了火,你这么不喜欢我!”
“因为你两者都没干。”

要快活的.
将灵魂泼进油锅.

雷狮

“嘿你好啊废物,
怎么还在坚持,
是因为还不够绝望吗?”

只是无情之人滥于情,你不要想太多

佩利

好人沒前途。
做個神經病吧。
至少犯罪可以不用入獄。

我答应你 今天陪你 不去杀人



凯莉

“你真的..好漂亮..”


鬼狐天冲

“我想以没有仇恨的眼睛看世界”

很喜欢的台词

当你知道一切都不重要的时候,整个宇宙都会是你的,但我没有见过一个宇宙喜欢这样。宇宙是一头野兽,他以平庸的人为食,创造出无数白痴只是为了吃掉他们。
聪明人有机会爬上顶峰,骑在现实背上,但现实会不停地试着把你甩下去,并且,最终他会成功。

我的人生就是一个谎言,上帝已死,政府烂透,感恩节其实是屠杀印第安人的日子,圣诞节不是耶稣生日,他们改了日期,这是异教徒的节日!

【男神×你】他说他要再笑一下1【林宪明】

他说他要再笑一下【标题借硫代硫酸钠】

表面乙女bg实则bl【???】
林宪明×没有名字私设一堆的你
设定诡异荒诞
对林林只有三集了解
非性转
OOCOOCOOCOOCOOC

厚脸皮求个评论红心蓝手

供应处已经没有咖啡了,我往嘴里塞着一碰就掉渣的玫瑰酥饼,掸掉大腿上的渣渣,毫不在意留在破洞牛仔裤上的油渍。

该回去了,因为没有咖啡,所以那块酥饼我吃得有些费劲,我觉得很讨厌,我的本意是来享受食物的,而不是硬塞东西充饥。

我给路人模特画的画是送出去的,所以不是一直关注我的人就不会知道我一直消极怠工,一个上午才画了两个人。

我这么不积极的原因有两个,一是我不是很喜欢画画,知道这个地方完全是因为已经绝交的朋友,我来这里算是为了气她吧?

她是一个因为贫穷而小气的人,和我绝交也是因为金钱原因,在此之前我们一直一起来这个文化广场画画,可绝交后她发ins警告我周六别去广场,她不想看见我的嘴脸,我思索着回她自戳双目好呢还是我割脸做降头术好呢,在发送我就要去的时候发现已经被拉黑了。

周六我必须要去,不是为了和好,而是为了去闹上一场吧,然后我们都会进入那个广场的永久黑名单吧。

可是她扯了我的耳机,朝我大吼,因为头晕,我朝她的肚子上来了一拳,后来她吐了我一身方便面。

之后就没在那里见过她,我因为周六既没他处可去,又厚脸皮,带上口罩和鸭舌帽就继续画着画。

二是在第一次完成速写的激动心情下,我起身追着那位匆忙离开的模特,想问他对我的画作怎么评价,却看到了他笑着将我的画作揉团扔进了垃圾桶,转身对看起来像是女朋友的人说了一些话,我抬起被2b铅笔玷污的手捂住了我那有病的耳朵。

我本可以放弃留在这里画画,可被酥饼和拿铁咖啡安慰了的眼睛告诉我,继续来这里吧。

我的画具很简单,只有四只铅笔,分别是4h,h,b,2b,其实一开始我只有一只自动笔,因为它不用削,方便的同时,经常带来一些恶意的杂音,一位画水彩的老前辈可能是看不下去了,就过来和我说如果不嫌弃的话,明天他会把旧的画笔带来送给我,这些意思我是从朋友的手机上看到的,我笑着点点头,“谢谢你,前辈,我很需要这些。”声音从骨头传到耳蜗,里面的液体温度超过了40度吧?我摘掉静音耳机,用冰冷的指尖压住耳屏来降温止痛。

我不会拒绝任何人的赠礼,哪怕是贿赂。我不认为收礼的时候应该谦逊,吃饭,睡觉,做‖爱的时候才应该,一切理所当然的事情都应该谦虚地对待。

我很快就收拾好了东西,我走到那位送我画笔的老前辈身旁,简单地挥手道了个别。

出于没有意义的嫉妒心理,我还是回来向有着给自己画作拍照习惯的老前辈借手机欣赏他今天的成就,他过了很久才从斜挎着的老式布包里掏出一部手机递给我。

在这期间我打量着坐在不远处凳子上的幸运模特,她是一位有着金色长发的漂亮大学生,可是她却“没有一位女孩子该有的矜持”,我很讨厌这种说法,可我一直被这种说法束缚着,明明已经尽力去做我女神那样的女权主义者,却连一个人的固有想法都改变不了。

她还是坐在那里,没有办法拒绝光的反射,双手交叉环胸,翘着二郎腿,撑地的腿节奏性地点着地,不知道是不耐烦还是因为心里有着一首歌,我很喜欢这样的女孩,直爽又……第一想法其实是可爱,但是可爱太平庸了,只要说瞎话,就连强‖奸犯都可以很可爱,我词穷地就像我不知道下一笔该怎么落一样,我真完蛋,活了十八年,一点长进也没有。

作为一名刚失去朋友的男生,我对她很感兴趣。



我真的想要朋友吗?答案不是很重要,作为一个连友情都是Lithromantic倾向的混蛋,我可能只是想要一个漂亮的翻译器吧?

在拿到满屏幕都是油腻指纹的手机时,我用早就准备好的纸巾随便擦了擦,没什么心思去看老前辈的辛苦成品,只是满心着急,想着她什么时候会走,等待蓝牙连接的时间变得漫长。

“嗨!”我尽量隐藏自己听到声音后的不适,慢慢挪步到她身旁


杰克乙女】壹

吸毒杰克×同桌女主

1我是深爱杰克的非黑杰克
2女主可能有点变,态,前期畏缩,后期痴汉病娇
3OOC

我所在的学校是寄宿制学校,我的家离这儿挺远,要是来回一趟得花去一天半天的,索性就住这儿了。

这只是我对所有问起我为什么不回家的人的回答,其实不过是我不想回到那个父母都吸毒的家庭,所幸的是他们沾染上的时间是我决定高中的前一个月,这给了我机会逃离他们。

我不能报警,或者把他们送到戒毒所,因为我无法想象高中的调查问卷上的父母工作那栏我写的会是什么,暂时下岗?我们家也没有钱,如果他们去了戒毒所,那我哪有钱上学?

我有一个很漂亮的同桌,白发蓝眼,很白又很细腻的皮肤,抱歉我不是很会描述事物,如果有机会的话我很荣幸带你去见一下他。

听说他是乐队里的鼓手,但我从来不参加社团,下了课就从学校后门的“狗洞”里偷跑出去,我没钱去看最新上映的电影,也没钱去买十五块钱的奶茶,更没有钱去吃随便一个汉堡都二三十的快餐。

我只是时而咬着水杯口的边上,喝一口凉透了的茶,或者低头看着那双我最喜欢的黑色跑鞋是怎么样被我弄脏到被别人看了一眼我也会羞愧的样子的。

我想和杰克约会。

这个想法在我脑子里住了很久了。

然而我不认识他,我连他的中间名都不知道,但我知道他的外号——杰克冻人。

因为他,因为他怎么样来着?是看起来很开朗其实内在很冰冷吗?还是他打雪仗很厉害?

我不敢去问他,明明我就坐在他身边。

我们之间从来不道早安,也没有什么借笔橡皮之类的交集,甚至眼神交流也少的可怜。

如果他喜欢钢琴,我或许还能和他聊一下July,如果他喜欢摄影,我可以和分享我这几年拍的比较好的照片,如果他喜欢篮球,我可以和他one on one……

但是他喜欢架子鼓,我不想靠近的东西。

我之前说了我父母都是吸毒的,我为什么会发现?简单来说,就是暴力与不像人样。

语言侮辱,互殴,或者整天像失了魂一样坐在地上,要么就是戒断反应,不停抓挠自己,甚至把自己抓出了血,眼窝深陷,眼睛瞪圆了里面全是血丝。

工作方面也被辞退了,拿着社会低保……

然后?然后我就离开了。

可能是我比较奇怪吧,我总是把鼓和暴力联系在一起,但是杰克他演奏地和暴力扯不上关系。硬要形容的话,就是很有活力吧。

可是,我还是不敢,不敢去搭话,我为我这种不敢找来千八百个理由。

兴许是他听课时挺直的腰板,和我懒踏踏的坐姿,让我觉得我不敢去和他说话。

兴许是他下课后和周围人打成一片,而我只能跑去厕所或者天台,只因为别人的一句话“能让让吗?”,我就是这么没骨气,所以我不敢。

兴许是他干净整洁的衣服,和我不知道几天才洗一次的衣服。

杰克冻人乙女】联文【女方】


“我骨折了,因为我从三楼一跃而下,哦不亲爱的,不是电影《鸟人》害了我,

“我有按时吃药,我没有办法在你的监督之下搞到咖啡喝啊,是的,我也没有喝酒,你知道我讨厌喝酒,

“……”

门开了,进来的人有我妈,还有那个看我不顺眼的病友,她拄着拐杖慢悠悠地躺回床上,我真希望她的拐杖能活过来在她走路的时候逃走让她摔死。

“拉蔻,你……”母亲想要握住我的手搞得好像演电视剧一样要来场医院死亡诀别戏码,但是她缩回去了,因为我朝向她的那只手有绷带和石膏。“你病友说你经常自言自语,这是真的吗?”

“啊,是真的。”食指来回滑动,抚摸石膏表层,我想在这上面画一些东西,最好先涂上复古黄色,再用黑色斜着书写斯宾塞体,再来点什么好呢?

“你还老是走神是不是?学校和我说了,你这样不行,虽然妈妈也很不想做这个决定,但是我得带你转院了。”

“好呀,能离开她可是太好了。”我不关心去哪里,最坏不过回家,最好不过死亡。

我往床上一躺,还真的是不管什么医院,床都那么垃圾,伸个懒腰都不行,现在是下午四点半,我想要聊天的人却全不见了,我感觉有些奇怪,她们吃饭的时间不是五点半吗?

因为我已经早在两个月前就检查了得的是中度双向情感障碍,轻度焦虑症,适合住院治疗,我并不是怪罪我妈没有看好我,或者说是来早点住院什么的,只是我放心不下我的仓鼠,唯一活的玩伴,却不会说话,现在她死了。

被我闷死的。

生活用品已经打点好了,双人病房却只有我一个人入住,手机也在充电,而且这医院的窗户只能打开一点,哦,防止跳楼吗?

我打算去护士站拿热水瓶了,因为我带了菊花干。